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卡洛斯·戈恩沉浮錄:一個橫跨大洲的汽車帝國掌控者,如何崛起,又如何折戟?

商業

卡洛斯·戈恩沉浮錄:一個橫跨大洲的汽車帝國掌控者,如何崛起,又如何折戟?

Amy Chozick and Motoko Rich2019-01-04 06:59:23

本世紀初期,戈恩擔任雷諾-日產聯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掌門人,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同時擔任兩家世界 500 強公司 CEO 的人。即便不知道怎么讀他的名字,你也一定知道他所執掌公司制造的產品。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報》發布,即使我們允許了也不許轉載*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感到身心俱疲。他執掌著一個橫跨數個大洲的汽車帝國,全盤操控日本日產公司(Nissan)、法國雷諾公司(Renault)和日本三菱公司(Mitsubishi)。現年 64 歲的他已然不能像以往那樣迅速地從時差的影響中恢復過來,褪黑素已經不能幫他順利入睡:失眠時,他喜歡在深更半夜給孩子們打電話,或者一個人在東京和巴黎居住的社區附近長時間散步。他打算近期就退休,不再過著乘坐公務機——這架奢華飛機的全部開銷都由日產公司買單——頻繁出差的勞累生活。

去年 11 月的感恩節假期之前,戈恩動身前往東京。他計劃與最小的女兒和她的男友見面,然后參加董事會會議。他的飛機將在當地時間下午四點降落在日本羽田機場。

瑪雅·戈恩(Maya Ghosn)今年 26 歲,童年時代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日本度過。她想帶男友帕特里克(Patrick)去參觀她在日本最喜歡去的地方。帶男友回家是一種普通而常見的“成人儀式”,但是在戈恩家族中,這卻是一件尤其令人生畏的事情。畢竟她的爸爸是全世界最傳奇、最無情的公司高管之一,是一個在全球商界都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瑪雅在“數寄屋橋次郎”餐廳定了晚上七點半的位置。這是一家米其林星級壽司店,隱藏在東京銀座的一個地下室中。

在黎巴嫩貝魯特的停機坪上等待飛機起飛時,戈恩打開手機上的 WhatsApp,在和四個孩子組成的群聊中寫下一句話:“馬上飛赴東京!愛你們!”這個群聊名叫“戈恩的游戲”(Game of Ghosns),靈感來源于戈恩最喜歡的電視劇——講述各大家族之間紛爭的血腥暴力 HBO 美劇《權力的游戲》(Game of Thrones)。消息發出去時,戈恩的飛機已經沖上了云霄。

然而,戈恩卻沒能和瑪雅共進晚餐。

去年 11 月 19 日,戈恩乘坐的灣流公務機抵達日本。日本東京地方檢察院特搜部迅速將飛機包圍,宣布以涉嫌少申報在日產公司獲得數百萬美元勞動報酬的名義將戈恩逮捕。

此時,瑪雅還在公司為父親準備的公寓里苦苦等候。約定的見面時間已過,但戈恩還是沒有現身。瑪雅隨即給長期在日產公司給父親開車的司機去電詢問。這位司機信誓旦旦地表示,戈恩的飛機可能延誤了。隨后,瑪雅給父親發消息說:“嘿,剛聽說你的飛機延誤了。降落后告訴我一下,我很擔心你。”

戈恩的女兒們后來表示,她們懷疑父親被捕是日產公司內部叛亂導致的結果。)

因為時差影響,瑪雅感到非常疲憊,她決定小睡一會。后來,男友帕特里克看到關于戈恩被捕的推文后叫醒了她。她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當時非常震驚。”

幾分鐘后,門鈴大作。兩個穿著黑色西服的日本男人脫下鞋子,走進這個有著兩個臥室的公寓,將一張用英語寫成的簡短通知放在瑪雅面前。

瑪雅回憶通知上的內容時說:“您的父親面臨指控。東京法官已經批準我們對這棟公寓展開搜查。我們需要一位見證人。謝謝您的配合。”

隨后,15 名同樣身著西裝的男子魚貫而入。他們將前門鎖好,告訴瑪雅說自己是東京的檢察官。他們要求瑪雅和男友不得使用手機,還表示可能會對公寓進行監聽。搜查過程中,檢察官們在戈恩的抽屜里翻來翻去,研究他的家庭照片、瑪雅高中一年級的成績單、私人書信以及離婚文件。

戈恩有四個女兒,圖中為他和女兒瑪雅(中間)、納丁(Nadine)的合影。瑪雅·戈恩說,當東京地方檢察官來父親公司購買的公寓搜查時,自己“內心在不停地顫抖”。圖片由戈恩家族提供

瑪雅說:“我想要爸爸知道,在這種局面下,我表現得禮貌而成熟。我不想給東京地方檢察官們任何機會,讓我們能夠因為我眼神中的一絲絲絕望情緒而感到心滿意足。但是,我的內心在不停地顫抖。我都站不住,不得不倚在墻邊。”

搜查了整整六個半小時后,檢察官們才離開。此時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半。

因為擔心彼此之間的對話會被錄音,瑪雅和男友走進衛生間。他們穿戴整齊地鉆進淋浴間,打開水龍頭,然后小聲討論下一步應該做什么。另外瑪雅還給姐姐們打了電話,想要她們幫忙弄清日本錯綜復雜的法律體系中究竟有著哪些具體規定。

日本當局禁止瑪雅與父親聯系。她只好在公寓里等了接近兩天時間。兩天后,一位為戈恩家族服務的美國律師打來電話。

“律師明確表示我們要盡快離開日本,以免當局用扣留或者詢問我們的方式對爸爸施壓。”她說,“所以,我們立即乘坐最近的一班飛機離開了。”

高高在上的人

沒人想到卡洛斯·戈恩本能在日本取得成功,但他同樣也沒想到自己最終會以這樣的方式一敗涂地。他第一次登上新聞頭條是 1999 年:當時,在巴西出生、在黎巴嫩和法國接受教育的工程師戈恩以一副傲慢無禮的態勢登臺亮相。他戴著墨鏡,身穿細條紋西服,打算在日本這個以不信任外來者出名的國家推行美式改革,對瀕臨破產的日產公司進行重組改造。戈恩接手時,以汽車制造為主業的日產公司背負 350 億美元巨債,旗下有大量簽訂終身雇傭合同的員工。日產公司制造的汽車不受歡迎,連前去汽車租賃公司租車的用戶都不想使用日產的產品。

當年戈恩只有 45 歲,擔任法國雷諾集團的副總裁。他帶領原本只是業界二流的雷諾公司扭虧為盈后,隨后斥資 54 億美元購買了日產公司 36.8 %的股份。

時任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首席汽車分析師的約翰·卡薩蒂(John Casesa)給戈恩提出建議:與其在東京買房,不如直接租房住。

卡薩蒂說:“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戈恩會失敗。日產公司不值得拯救,也沒人能夠救得了他們。”

時任通用汽車公司副主席的鮑勃·盧茨(Bob Lutz)非常喜歡對外表達自己的看法。他這樣評價雷諾和日產的交易:“雷諾公司就是用 50 億美元買一艘游艇并讓它在大海中沉沒,結局都比與日產結盟要好。”

但是有著冷峻眉峰的戈恩高傲自信,沒有被外界的負面評論所嚇倒。他上任后關閉工廠,削減供應商,裁撤 14 %的員工,加大對研發設計的投入。六年后,日產成功超越本田汽車公司,一躍成為日本第二大汽車制造商。同時,日產的市值達到六年前的五倍,營業毛利率達到六年前的十倍。天籟轎車(Altima)、泰坦皮卡(Titan)和樓蘭 SUV(Murano)讓日產躋身美國市場,成為銷量排名靠前的大廠商——此前,華爾街認為日產不可能實現這個目標。

本世紀初期,戈恩擔任雷諾-日產聯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掌門人,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同時擔任兩家世界 500 強公司 CEO 的人。即便不知道怎么讀他的名字,你也一定知道他所執掌公司制造的產品。

戈恩與日本明仁天皇握手。圖片版權:視覺中國

至少在日本,這個高深莫測 gaijin(外人,日本人對外國人的稱呼)取得了只有少數公司高管才能享有的社會地位和名望,與史蒂夫·喬布斯、沃倫·巴菲特和埃隆·馬斯克齊名。狗仔隊關注他生活的每一個細節,粉絲做夢都想得到他的簽名。日本商界更是掀起一股模仿戈恩的潮流,很多商人四處打聽戈恩的長方形墨鏡和定制西裝是在哪里買到的。

2004 年,明仁天皇為戈恩頒發藍綬褒章(Blue Ribbon Medal),表彰他在日產公司做出的卓越貢獻。戈恩因此成為首位獲得這個榮譽的外國人。日本推出了一本名為《卡洛斯·戈恩真實故事》(The True Story of Carlos Ghosn)的漫畫,贊頌這位來自遙遠國度的神秘英雄。黎巴嫩更是將戈登的頭像印上了郵票

日產公司有很多人為公司恢復元氣而感到高興,但也有不少人對戈恩的名氣不屑一顧。

最開始,日本政界和商界都對戈恩表示出不信任。受歷史因素的影響,日本人對外來者給日本準社會主義企業文化帶來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改造的做法非常抵觸和反感。

一位退休的日產公司高管在接受《新聞周刊》(Newsweek采訪時表示:“二戰結束后,麥克阿瑟來到日本。日本人屈服于他的統治。”

參觀工廠車間時,戈恩換上了白色的連衣褲。但在鏡頭之外的日常工作期間,他引人注目——有人稱之為專橫獨裁——的作風與謙虛的日本文化格格不入。2004 年,戈恩駕駛保時捷在東京的六本木地區(Roppongi,富有的外國人常居于此)與一輛摩托車發生剮蹭。摩托車上的一對夫婦因此受了輕傷。日本媒體對戈恩展開攻擊,埋怨他開的不是日產公司的汽車。

此后,因激進的裁員舉措(總計裁撤 2.1 萬人)而獲得“成本殺手”(Le Cost Killer)稱號的戈恩率領日產公司斥資超過 2 億美元,拿下 2016 年里約奧運會的贊助商的席位,還親自參與了奧運圣火的傳遞活動。他在全世界各地由日產公司支付購買的房產之間來回穿梭。2017 年,他以 88.8 萬美元的價格雇傭一位黎巴嫩的藝術家朋友創作名為《創新之輪》(Wheels of Innovation)的雕塑,專門擺放在日產公司橫濱總部的入口處。

2002 年至 2005 年間供職于日產公司財務部門的石野祐一(Yuichi Ishino)表示:“他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人,沒有人敢發表任何與他相左的意見。”

戈恩的薪水問題引發了最多的爭議。

日本的上班族在會社(即公司)里埋頭苦干,主要動力有兩個:集體榮譽感和工資報酬。2017 年,戈恩的薪酬為 1690 萬美元(雷諾支付 840 萬美元,日產支付 650 萬美元,三菱支付200萬美元)。這幾乎是全世界最大汽車制造商豐田公司董事長的 11 倍。不過,戈恩的收入水平還是比通用汽車的首席執行官瑪麗·巴拉(Mary Barra)要低,后者在 2017 年共有 2196 萬美元入賬。

2008 年,日本法律開始要求各大公司在年度報告中披露董事的收入水平。同年,日產公司股東投票決定為董事會成員工資設定年度上限:所有董事會成員的年薪總和不得超過 2700 萬美元。

此后,戈恩一直對外抱怨稱自己所得的報酬太低。他不斷指示日產公司公布背景材料,提醒投資人和新聞媒體他的收入比其他全球性汽車制造商 CEO 要少很多。

去年 6 月舉行的日產公司年度股東大會上,戈恩不斷強調日產公司薪酬政策的“設計目的是為了鼓勵員工好好表現,吸引、提拔和留住汽車行業最優秀的管理人才”。他還補充道,雖然想要以“有競爭力”的薪水獎勵高級管理人員的付出,但公司仍舊堅持采用“嚴格守法的財務制度”。

同月,英國金融時報采訪時問他是否薪酬過高。戈恩笑著回答說:“沒有任何一個 CEO 會承認自己拿的薪水過高。”

他的厚顏無恥令日產公司員工和日本社會感到憤怒不已。

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的管理學教授桑福德·雅各比(Sanford M. Jacoby)專門研究日本企業文化。他說:“即便成長成為全球性跨國公司,一家公司依舊會受到母公司起源國和總部所在地的文化影響。”在他看來,日本人更看重“平等的管理政策、薪酬政策和其他因素”。

在法國,雷諾公司(法國政府持有 15% 的股份)的股東也對戈恩的薪酬頗有微詞。法國投資咨詢公司 Proxinvest 的負責人皮埃爾-亨利·勒羅伊(Pierre-Henri Leroy)表示:“如果一個人的收入比他公司員工最低收入的 240 倍還多,那他一定處于失控狀態。”

去年 10 月,來自日產公司內部的檢舉者稱自己手中握有證據,能夠證明戈恩一直指使格雷格·凱利(Greg Kelly,戈恩的頭號親信,日產公司董事會成員)和他在日產公司里的一小群密友用一明一暗兩套薪酬制度隱瞞真實收入。

2018 年 11 月 19 日,日產社長西川廣人(Hiroto Saikawa)出席記者會,他將暫時接任戈恩的職位。圖片版權:視覺中國

一位熟悉日產公司內部調查的人士表示,一部分薪酬是每年支付給戈恩的,并且會在公司的年度報告和提交證券監管機構的文件中披露。另一部分薪酬經過特殊設計,將在戈恩離開日產公司后發放給他。檢舉者將證據發給擔任日產公司 CEO 的西川廣人和一位內部審計員。

一位熟悉日產公司內部調查的人士表示,該公司向東京地方檢察官報案,稱戈恩與曾經擔任人力資源部門主管的凱利直接合作,隱瞞了 2009 年至 2017 年間的部分收入。日產公司在內部調查中發現,戈恩未申報的主要是已經確認將會發放,但目前處于推遲發放狀態的薪酬。而且,這些收入均未在提交給證券監管機構的文件中披露。

日產公司還告訴檢察官,他們有證據能夠證明戈恩和凱利制定了一套方案,計劃在今后以現金和其他金融工具再向戈恩支付 1.24 億美元。這筆錢中的一部分是戈恩未來擔任日產公司顧問的咨詢費。

擔任日產公司高管的哈里·納達(Hari Nada)是凱利的密友,他專門派一架私人飛機將凱利從美國納什維爾接到東京,準備參加戈恩此次回日本原計劃出席的董事會。戈恩被捕后數個小時,凱利也鋃鐺入獄。凱利的家人表示,納達曾經答應凱利說他能在感恩節之前回到納什維爾,及時趕上原定于 12 月初進行的頸部手術。

凱利家人針對納達的行為做出聲明,而日產公司表示不予置評。《紐約時報》記者希望通過電話采訪納達,但他一直沒有接聽。

凱利的家人一直強調他身體健康情況欠佳,還為他繳納了 7000 萬日元(約合 64 萬美元)的保釋金。去年圣誕節當天,他終于被日本當局釋放。凱利在納什維爾雇傭的律師小奧布里·哈韋爾(Aubrey Harwell Jr)表示,他的客戶沒有做過任何不當的行為。哈韋爾說:“凱利和戈恩就合法推遲發放薪酬的多種方式進行過討論。”

戈恩、凱利和日產公司均因涉嫌違反與財務申報有關法律規定而面臨東京地檢的指控。日產公司董事會已經解除戈恩和凱利代表董事的職務,他們不再有權簽署公司文件。

戈恩被捕 32 天后,保釋成功的曙光似乎就在眼前。然而此時,日本當局宣布以新的罪名對他進行再次逮捕:2008 年金融危機時,他涉嫌暫時挪用日產賬面資金來彌補因私人投資所蒙受的損失。上周一,東京法庭宣布將他的拘留期延長至本月 11 日。

戈恩涉嫌確保自己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欺騙監管機構,而這種做法與日本的文化規范背道而馳。在日本,民眾傾向于原諒高管看似是為了保護公司利益而犯罪的公司丑聞。

靜岡大學(University of Shizuoka)管理和信息學院主任、教授竹下誠士郎(Seijiro Takeshita)表示:“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日本社會達成了共識。大家普遍覺得可以原諒高管為了保護公司利益而實施犯罪行為。”

經濟學家杰斯珀·科爾(Jesper Koll)在日本工作了數十年,目前擔任東京 WisdomTree 投資公司總裁。他說:“私欲膨脹是日本人不想看到,也永遠不會原諒的事。”

世界的隕落

戈恩被捕后不久,長期為戈恩開車的司機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戈恩被日本當局扣留后的第二天,司機曾告訴戈恩的女兒說有關部門在東京找到了他的車。檢察官將車內的皮革座椅撕成碎片,結果只發現了幾粒貓糧。

戈恩被捕當日,他的幕僚長弗雷德里克·勒·格雷韋斯(Frédérique Le Greves)抵達東京。一位和戈恩家族關系親近的消息人士透露說,格雷韋斯沒有就此事發表任何聲明,知道戈恩被捕后不久便立即動身返回法國。

眾人的沉默給這出公司內部紛爭引起的大戲增添了不少曲折的情節。一位接近戈恩家族的人士開始將這出大戲稱為“世界的隕落”(As the World Ghosns)。

根據日本法律規定,只有戈恩的日本律師和來自法國、巴西、黎巴嫩駐日大使館的代表才能與他見面或者交流。

戈恩的盟友將他的被捕(目前尚不清楚保釋的可能性)視為日產公司,甚至是整個日本社會對外國敵人的報復之舉。戈恩住在一間長約 4.8 米,寬約 3 米的監獄內,室內配有榻榻米墊和馬桶。牢房里的燈全天候點亮。此前,這間牢房曾經囚禁過在 1995 年對東京地鐵發動致命沙林毒氣襲擊的死刑犯

戈恩的遭遇讓幾位與在法國戈恩相識已久的老朋友感到挫敗,對文化并不敏感的他們甚至使用了一些極端的比喻。兩位戈恩的好友將日本當局此次精心策劃的突襲抓捕行動比喻成 1941 年導致 2400 名美國人喪生的偷襲珍珠港事件。

去監獄探訪過的人回來告訴戈恩的孩子們說,戈恩至少瘦了 18 斤。檢察官每天都會對他進行審訊。各方多次要求獄方為他提供床墊,但均遭到拒絕。不過,一位黎巴嫩的外交官成功幫他爭取到一張簡易的小床和一些維他命 C 藥片。

戈恩在監獄里看了許多書,其中包括佩瑪·丘卓(Pema Chodron)的《當生命陷落時》(When Things Fall Apart)、杰克·康菲爾德(Jack Kornfield)的《就在此生》(Teachings of the Buddha)和柳原漢雅(Hanya Yanagihara)的黑暗小說《渺小一生》(A Little Life)。閱讀書目反映出了戈恩的心理狀態。除了書之外,他還想要其他東西,比如家庭照片、鋼筆、信紙、牙線(瑪雅說:“爸爸非常喜歡用牙線。”)和裝滿他最愛歌手菲爾·柯林斯(Phil Collins)音樂的 iPod Nano。但獄方拒絕了他的全部請求。

戈恩的支持者主要來自商界,他們堅稱戈恩之所以遭到當局苛刻嚴厲的對待,原因在于他是外國人。他們認為,檢方提出的最新罪名起源于 2008 年發生的交易,這已經超出了日本法律對本國公民犯罪的追訴期。根據日本法律,本案涉及法規的追訴期與犯罪者的國籍無關,而是與犯罪者在日本境外逗留的時間長短有關。

戈恩的支持者還表示,高田公司(Takata)和東芝公司的日籍高管分別在 2014 年和 2015 年卷入重大的會計丑聞之中,但他們卻沒有“享受”到戈恩的苛刻待遇,也沒有蹲過監獄。(2012 年,奧林巴斯的三名高管被扣押了將近 6 周時間,最終被判財務欺詐。但他們卻沒有入獄服刑。)

巴黎的銀行家拉爾夫·賈扎爾(Ralph Jazzar)是戈恩的堂兄,他表示:“日本當局的舉動很有策略性,這是一場政治斗爭。”他還引用了一句法國諺語:“要想除掉一條大狗,就要假裝這只狗得了瘟疫。”

戈恩和賈扎爾一同在貝魯特的中產階級社區里長大。6 歲那年,出生在里約熱內盧的戈恩舉家搬遷,在黎巴嫩籍父親的帶領下來到貝魯特。

戈恩的姐姐克勞丁·比查拉·奧利維拉(Claudine Bichara de Oliveira)說,戈恩很小就被汽車所深深吸引。她還記得戈恩躺在家里汽車的后座上,“閉著眼睛,光聽鳴笛聲音就能猜出汽車的型號”。

長大后的戈恩離開黎巴嫩,前去巴黎久負盛名的國立圣路易中學(Lycee Saint-Louis)和巴黎綜合理工大學(Ecole Polytechnique)學習。畢業后,他開始在米其林公司工作。

無論是在黎巴嫩還是法國,戈恩總是扮演野心勃勃外來者的角色。1989 年,英語日漸熟練的他前往美國工作,很快就升任米其林北美分部的 CEO。他讓全家都搬到南卡羅來納州的格林維爾市(Greenville)。戈恩曾經駕車前去科羅拉多大峽谷、拉斯維加斯和洛杉磯游覽,沿途還不忘研究分析全球最大輪胎市場(即美國輪胎市場——譯注)的基本情況。

如果說哪個圈子最終能讓戈恩感到如魚得水,那一定是全球精英圈(global elite)。這個圈子由一小群首席執行官和身家億萬慈善家組成,他們在法國南部有游艇,每年都會受邀參加在瑞士達沃斯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去年,彭博網站一篇新聞的標題就是“如果說有人堪比達沃斯,那他非卡洛斯·戈恩莫屬”。在新妻子卡羅爾·納哈斯(Carole Nahas)的勸說下,戈恩在 60 歲那年開始學習滑雪。

2018 年 11 月 8 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參觀雷諾汽車工廠,戈恩發表講話。圖片版權:視覺中國

戈恩大膽無畏的全球化政策與目前這個不平等的時代和激進的孤立主義潮流相互抵觸。2015 年,時任法國財政部長的伊曼紐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批評戈恩,稱他在雷諾領取的 800 萬美元薪酬“實在太高”。一位了解日產公司內部調查情況的人透露,去年早些時候,該公司的一位審計員開始調查子公司為戈恩私人使用而購買的大量房產。

熟悉調查的人士表示,日產公司在內部調查中發現,他們在荷蘭設立的子公司表面上將資金用于風險投資,實際上偷偷用這筆錢以公司名義購買和租賃房產,供戈恩在各地旅行時居住。日產為這家名為 Zi-A 的資本公司注資 7300 萬歐元(目前約合 8300 萬美元),而這家子公司的負責人正是凱利。

了解日產內部調查詳情的認識透露,除了在高雅的巴黎十六區購買一棟 5400 平方英尺(約合 501 平方米)的大平層之外,Zi-A 公司還于 2011 年以 600 萬美元的價格在里約買入一套公寓(戈恩家族原計劃與戈恩身體不佳的母親在這里共度去年的圣誕假期)。另外在 2012 年,Zi-A 公司還在貝魯特一條綠樹成蔭的街道上買入一座淺橙色的宅邸,耗資 875 萬美元。隨后,他們又斥資 600 萬美元對房子進行了翻修,并配備了全套的家具。

戈恩家族表示,日產公司此前就知道這些房產。戈恩的大女兒,今年 31 歲的卡洛琳·戈恩(Caroline Ghosn)接受采訪時表示:“19 年來,日產公司一直把這些房產作為獎勵,借此激勵父親發揮最大能力為公司服務。”

戈恩并未因任何與公司名下房產有關的非法行徑遭到指控。卡洛琳·戈恩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日產公司和日本檢察官希望用這些房產“把水攪渾”,借機營造對戈恩不利的公關危機。

日產公司拒絕對卡洛琳的表態發表言論。但一位熟悉公司內部調查進展的人表示,引起了內部審計人員注意的疑點有很多,買入房產而非投資與汽車有關創業公司的荷蘭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他還告訴我們,日產公司并沒有在貝魯特開展實質性業務,但這里卻存在以子公司名義購買的爭議房產。

你最近這些年有什么貢獻?

戈恩被捕的數小時后,在戈恩培養下成長起來的現任日產公司 CEO 的西川說:“不要把這件事看成一場政變。”

西川稱他看到日產公司的內部調查結果后感到“深深的憤怒和失望”。但是密切關注日產公司的分析人士和投資人士均表示,該公司內存在復雜的人際關系和派系斗爭。

公司內外都出現了批評的聲音,人們紛紛質疑戈恩的光環是否已經褪去。近些年來,日產公司的銷量增長放緩。戈恩通過運籌帷幄讓公司起死回生,但這幾年發展的勢頭卻開始減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司前任高管表示,公司中彌漫著一種新的情緒:“戈恩,你最近這些年有什么貢獻?”

2011 年,戈恩大張旗鼓地推出代號為 Power 88 的計劃。執行到一半的時候,戈恩就清楚地知道公司不可能實現計劃中各種野心勃勃的目標。他原希望日產公司能在開展業務的國家達到 8% 的利潤率和 8% 的市場份額。經銷商們因為虧損而叫苦不迭,而戈恩為實現運營目標而推行的大幅度優惠政策更是擠壓了他們的利潤空間。他們還抱怨日產公司將太多汽車賣給汽車租賃公司,而這些汽車最終會大量涌入二手車市場。

美國新澤西州一家連鎖汽車經銷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卡拉夫(Steve Kalafer)說:“汽車租賃公司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處理手頭的汽車,絲毫不顧及自身行為對市場造成的長期影響。”代理銷售日產汽車 36 年后,卡拉夫選擇在兩年前賣掉了自己的代理權。他反對戈恩推行的政策。

戈恩的女兒們表示,戈恩已經在過去幾年中開始慢慢培養繼任者。他希望借此鞏固自己的成果和政策,早日順利退休。戈恩還努力推進他所謂的“重塑聯盟”工作,想將日產和雷諾永久性聯合在一起。最終他選擇讓密友西川廣人接替自己擔任 CEO。

此前擔任雷諾公司設計部門負責人的帕特里克·勒奎蒙特(Patrick le Quément)這樣評價西川:“他和卡洛斯·戈恩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們都很冷酷。”

戈恩想要讓日產和雷諾的關系更加密切,甚至能夠達到永久聯合的狀態。就在他努力為目標奮斗時,兩家公司的關系卻開始出現裂痕。三位日產公司的前管理人員透露,部分日產的高管、工程師和銷售人員開始心生怨念,他們覺得讓雷諾使用日產的技術成果、研發力量和品牌影響力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

法國人的看法則恰恰相反。他們指責戈恩偏愛日本和日產公司,阻礙雷諾公司在中國市場(全球最大汽車市場)擴張,為日產公司在中國的發展掃清障礙。

勒奎蒙特說:“我們感覺戈恩在逃避我們。高層的很多決定都對雷諾發展不利。”

回答關于公司合并問題的記者提問時,日產公司的新聞發言人尼古拉斯·馬克斯菲爾德(Nicholas Maxfield)說:“去年我們公布了為期六年的‘聯盟 2022’(Alliance 2022)計劃。這個計劃的目標的確是進一步提升成員公司在具體運營領域的協同增效效應,加強產業的聚合。”

戈恩的孩子說,隨著日產公司內部的氣氛日益緊張,戈恩開始著手準備退休。他說自己退休后想要教書和撰寫歷史書籍,還想學習吹奏古笛。圖片由戈恩家族提供

隨著日產公司內部的氣氛日益緊張,戈恩開始著手準備退休。每逢失眠,他就去東京的街頭長時間散步。閑逛途中,他總是遇到一位吹奏尺八(shakuhachi,一種在七世紀時由中國傳入日本的五孔竹笛,管端開口以供吹奏)的老人。戈恩對孩子們說,自己退休后也想學吹尺八。作為一名癡迷拜占庭帝國的歷史愛好者,他還想要撰寫歷史書籍,或者去大學里給 M.B.A. 項目的學生講課。

2017 年下半年,日產因為長期安排不具備資質的技術人員參加車輛安全檢驗工作而備受批評,進而引發了隨后的車輛召回和停產。坊間傳聞稱戈恩和西川之間的關系因此變得緊張。戈恩將全部責任全部甩給西川。按照日本社會傳統,剛剛擔任 CEO 不久的西川深深鞠躬以便歉意。面對問題不斷的新聞媒體,他說:“日產公司犯下了不可寬恕的錯誤。”人們沒有在道歉過程中看到戈恩的身影。

以前,卡洛琳和瑪雅喜歡將日產戲稱為家族中“占用父親大量時間精力的第五個孩子”。在他們看來,西川在父親被捕當晚發表的聲明(這次沒有深深鞠躬致歉)證明整個事件本質上與宮廷政變無異。

戈恩是一個目光長遠的人,超乎常人的天賦讓他能看清事態發展的每一個階段。無論是與日本官僚主義打交道、對付法國的各個部長,還是參與設計中型尺寸的 SUV,戈恩都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讓他的朋友和家人不明白的是,這樣一個聰明的人,怎么會沒有預料到如今的局面?他們推測說,也許是時差和每年長達 100 天的飛行時間讓戈恩感到疲憊。另外,東京街頭吹奏尺八的老人也讓戈恩陷入對退休生活的暢想,從而放松了警惕。

戈恩的堂兄賈扎爾說,戈恩最終因為沒有貫徹好“P.Y.A.”管理方法而敗下陣來。所謂“P.Y.A”管理方法,指的就是保護好自己(Protect Your Ass)。

賈扎爾表示:“只有上帝才知道他腦子里在想什么。”


翻譯:糖醋冰紅茶

題圖版權:視覺中國;長題圖版權:Kelsey Dake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北京赛车计划交流 平台股票期权 山水云南麻将昆明玩法 老快3下载 澳洲幸运5直播查询 秒速牛牛规律公式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谁有吉林市麻将群 好的股票推荐 在家兼职赚钱日结 qq四川麻将规则 下载免费麻将游戏四 内蒙古快三往期开奖结果